回单位了

3月份的时候,被“公司”派到高速收费站的疫情卡点值班。"当我第一次知道要堵卡的时候,其实是拒绝的。因为我觉得,你不能叫我值,我马上就值。"
但其实,接近两个月下来,觉得也没什么。空闲的时间更多了,能多陪陪孩子,办点私事。白班时候还能晒晒太阳,补充补充能量。一起值班的同事也好相处,从别人身上也能学到一些自己没有的东西,凡事要一分为二看待,没有一种经历,不是一种财富。

值班的这段时间,做核酸已然成为周常。

屋后的不知名的花,开得正艳。这种花是我拍的常客了,但是一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。

遗憾没带相机,光从云层照射下来的时候,恍若隔世。


0条评论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